威尼斯9778com

推动集成电路产业发展要解决好关键问题

发布时间:2020-12-05 浏览次数:481 次

9月1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科学家座谈会上再次强调,推动重要领域关键核心技术攻关。集成电路是中国制造的重要基础和核心支撑,是引领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关键力量,是事关信息安全、经济安全、国家安全的基础性、关键性、战略性产业。集成电路产业主要涉及芯片的设计与制造技术,近年来中国芯片面临的发展困境使我们愈发清醒认识到加快发展集成电路产业、尽快突破芯片技术瓶颈、尽早实现产业自主可控的重要性和紧迫性。
当前,中国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成效与问题并存。一方面,产业发展取得积极成效,但产业结构层级不高。集成电路产业链分为上、中、下游,我们在下游智能终端生产消费环节占据较强市场优势,在中游芯片设计、生产环节取得一定成绩、占据一定市场规模,但在上游半导体材料和光刻机等设备方面自给率较低,核心材料和设备主要依赖进口。应该说,越往产业金字塔顶端走、上游走,我们的控制力就越弱。另一方面,产业国产化取得一定进展,但距离自主可控仍有较大差距。近年来,我们在芯片设计和封测领域已涌现出一批科技型企业,有些企业规模已位居全球前列。但尚没有一条完全自主可控的芯片生产线,光刻胶、光刻机等关键材料、设备被国外企业垄断。
集成电路产业是知识密集型、资金密集型产业,投入大、周期长、风险高,推动集成电路产业自主可控和高质量发展,要着力解决好体制机制、资源投入、人才短板等问题。


 

培育好“产业链”“政产学研链”两个链条
      集成电路产业高质量发展需要构建“一纵一横”两个链条。“一纵”即产业链,主要包括“材料和设备——芯片设计——芯片制造——泛终端产品生产”等环节,是实现集成电路产业安全可控的关键所在。“一横”即“政产学研链”,主要包括“政策制定部门、相关科研院所、设计生产企业”等机构,这些机构是实现集成电路产业发展壮大的关键所在。长期以来,在“产业链”上,我们过于偏向于市场化运作,过于追求短期的质量和效益,“造不如租、租不如买”思想根深蒂固,对自主品牌、自主创新扶持不够。在“政产学研链”上,我们在政策制定、产业规划、资金分配等方面还存在明显的计划经济色彩,在市场导向、绩效导向方面做得不够,各主体、各环节脱节现象突出,企业作用发挥不充分。今后,对产业链要适当加大行政管理、行政扶持力度,在产业布局方面充分体现国家意志,在资金投入方面充分体现国家责任,在核心技术攻关方面充分发挥国家力量,发挥好新型举国体制和全国一盘棋制度优势,确保在国家主导下尽快实现核心技术、核心产品突破,打通集成电路产业链堵点、断点。对政产学研链要适当加大市场化改革力度,在资金分配上,真正打破传统上“政府向科研院所拨款搞研发”的路径,大力推动核心技术攻关“揭榜挂帅”制,鼓励科研院所和企业结盟申请研发项目,研发成果考核的主要依据就是能否实现科研成果完全转化。此外,在成果转化上,科研院所尽量不直接介入市场,专心做好技术攻关,充分发挥企业的生产优势、市场优势,提高成果转化效率。

发挥好“国家扶持”“企业主体”两个作用
      综观集成电路产业发展领先的国家,无一不体现着国家意志和国家支持,无一不体现着领军企业的深度参与。可以说,集成电路产业是政府和企业共同作用、共同参与的结果。从发挥政府作用看,美国的集成电路产业发展资金最初来自国防基金;从发挥企业作用看,欧洲、韩国的集成电路产业规划背后也有飞利浦、西门子、三星等公司的深度介入。我们要在三个方面发挥好国家扶持作用:一是发挥好国家在产业规划制定上的主导作用,特别是在产业链布局上,政府有关部门要做好统筹协调;二是发挥好国家对突破性技术攻关的资金支持作用,涉及“0到1”的重大技术突破,具有很强的试验性、试错性特征,要加大财政资金支持,涉及“1到100”的技术推广应用,主要依靠市场力量,财政可减少投入;三是发挥好国家在基础平台建设方面的主体作用,国家牵头建设权威的国家级集成电路产业创新中心,重点做好技术孵化服务、成果转化测评等工作。要发挥好企业在产业政策制定方面的重要作用,适当借鉴欧盟采用的“政府引导协调、企业参与编制”的集成电路产业政策制定组织模式,让更多领先的中国集成电路企业深度参与产业发展规划起草制定,让企业的人才进入政策制定环节,确保各方面资源得到充分利用,保证产业政策、产业规划符合市场发展实际和发展预期。

构筑好“产业防线”“人才防线”两条防线
      从集成电路产业发展国际环境看,我们面临的压力是前所未有的,除了加快国产化步伐外,已无路可退,也无路可选。但集成电路产业发展不是一蹴而就的,在做好长远谋划的同时,还要加快构筑“不能退”的防线。一是全力构筑一条完全自主可控的产业防线。准确把握我国在晶圆材料、光刻机设备等“卡脖子”领域发展现状和国内市场需求,力争用较短时间实现较高精度芯片全产业链的国产化,有效缓解智能制造产业可能面临的“无芯可用”的问题。依靠领军企业、领先科研机构做好技术研发和成果转化,鼓励国内智能终端生产厂商使用国产芯片,避免在非关键应用场景对国产芯片过于苛求,给国产芯片更多的“进场机会”,在实践中逐步提升国产芯片性能,确保这条产业防线尽快建成并发挥效益。二是积极构筑一条避免人才流失的人才防线。集成电路制造涉及物理学、材料科学、工程科学等,对高端人才需求较大。当前,我国集成电路产业约有30万的人才缺口,高端人才更是被美国、日本、韩国和我国台湾地区所网罗。一方面,要用市场化机制吸引国(境)外人才、留住国内人才,提高产业相关人员待遇;另一方面,针对美国对中国科技和工程人才实施出入境限制等歧视性政策,要努力化危机为机遇,制定有关“引智政策”“招智政策”,吸引这部分高端人才进入中国集成电路产业。

建立好“对外开放合作”“龙头企业拉动”两个机制
      一方面,要建立集成电路产业对外开放合作机制。集成电路产业难度高、产业链复杂、高度国际化,没有一个国家可以闭门造车发展。中国集成电路产业发展必须坚持开放合作原则,融入全球产业链,整合国际资源,拓展国际市场。要鼓励任何国家、任何企业来中国建设高精度的集成电路生产线,鼓励外资把研发和生产能力留在中国。通过开展对外合作畅通产业外循环,带动自主可控生产线的发展和成熟。另一方面,要建立依靠龙头企业拉动产业上下游协同发展机制。集成电路产业集中度高,往往是少数企业处于领军和支配地位。要实现集成电路产业突围,就要围绕龙头企业的需求,构建产业链发展生态,实现产业链上下游企业与龙头企业的高质量供需对接,畅通产业发展内循环。比如,今年上半年,广东省拨付项目资金定点支持集成电路产业,其实施模式就是围绕域内领军企业实际需求和使用评价,来考虑子项目的中标企业和成果评价。因此,要着力建立集成电路产业龙头企业带动、上下游企业配套的产业生态和合作机制,既确保龙头企业产品供应链稳定可靠,又能发展和壮大一大批配套企业。

信息来源:学习时报

上一篇: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

下一篇:嫦娥五号探测器成功发射 开启我国首次地外天体采样返回之旅

Baidu
sogou